这大概是一篇十分悲观的观察感想。

心有所感,无法言语

魚與花:

十分悲观的感悟,没什么组织,想到什么写什么。
不希望被传播所以不要点推荐也不允许转载,我也不想发微博。
写出来只是为了让自己记住。
不想说服任何人。

可能会传播大量的丧气,慎阅



——————
这几天我不停地听闻周遭朋友在感情婚姻家庭上的负面遭遇。我原先还能凭着冷漠的吃瓜态度,就像往常一样以一个局外人观察者的身份好奇地去听去看去分析。
但不可否认对世情的失望感是一层一层叠加的。
直到我姐亲手将我的心态击溃,我不知如何才能相信所谓感情羁绊还能带来多少真正的美好。
至少曾经我也是个憧憬过未来另一半的人不是吗。所谓“需要另一半”这种概念其实也是人类社会制度下一种潜移默化的认识,印象中仿佛从有意识起就有家庭的概念,仿佛未来与别人再组建家庭白头偕老是定会到来的未来。
伴侣相随,白头偕老,天伦之乐,有什么不好呢。


从小到大,我姐就是我的榜样。我所走的艺术之路,皆是在她的羽翼下紧随她的步伐而已。
我见她一路行去犹如战无不胜的将军,保送央美,保送研究生,成为北京最年轻的当代动态装置艺术家之一,随后大大小小的展览接踵而来,甚至直接有国外的画廊递来橄榄枝。
她在她最辉煌最宝贵的艺术事业巅峰之时,选择了结婚成家,并在不久之后顺利地怀上了孩子。
结婚这件事,当时我还是比较乐见其成的。毕竟姐夫跟姐姐已经一路相随了七八年,他们从高中开始异地,后来姐夫从交大毕业就奔赴了北京,为我姐也好,为事业也好,他便打算在北京定居发展,他甚至在专业上还能协助我姐制作动态机械。对于十分了解他们并且也因为高中住我姐那儿所以被迫吃了好几年狗粮,在我看来天生一对也不过如此了。
但是怀孩子的时候,我有点不开心了。
因为那时,如果我姐没有怀孕,陪我出国读书的应该是她。
一方面是第一次面对陌生的国外艺术环境,我将不再有人为我遮风挡雨。
另一方面,我一直坚信国际艺术家才是她的格局。
尤其是我去纽约读了一学期后,这种感觉更加深刻。这片充满了当代艺术气息的土地才是她的舞台,她远比我更适合这里。
我少有地因此跟父母赌气了,但我姐只是笑笑,说每个时期总会有不同的想法,我还太小,不会懂的。
好吧,十岁隔一代,我的确不懂。
但是我还是支持我姐的,实际上她做出什么选择我都会支持她,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与依赖。只要她觉得值得,那我也觉得值得。

——
我姐姐当真担得起“强”之一字。
她从孕期到月子以至于后来寸步不离地坚持自己和丈夫一起带孩子的日子中,明明因为底子不好十分虚弱,却她没有一天放弃过研读文献和学习外文,包括阅读外文的艺术相关书籍,佛学研究等等,砖头本一样的Buddhism in Contemporary Art她居然一字一句地看完啊并且写满了笔记。而她确实是边带孩子边完成这些事情。以至于每天都很忙很忙很忙。
可这就是她一边作为一个艺术家对自己的事业和文化底蕴修养的要求,一边作为母亲对家庭付出的体现。而等她的孩子2岁后,她又立刻重新开始创作,2年多的沉淀修养并没有让她彻底沦为一个家庭妇人,反而因为这些好好坏坏的经历成为了更加成熟的艺术家。她在孩子面前更是个亲切又不失严厉的母亲,有着身为艺术家独特的教育理念。而且她虽然和男方家庭一起住,但因为极其独立的思想和优秀的事业成绩以及作为佛教徒平和的心态,她在家庭中拥有足够的话语权。对方家庭也十分尊重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选择的路,独立也好,成家也好,都应该是自由的,没有谁比谁更高一等的说法。
非要比起来,我姐姐身上的担子比我更重,她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的同时,又抗了一份母亲妻子的责任。正因为如此,或许才使我有了可以追逐理想的自由。
——

以上这段话,是我上学期刚刚写的。

在国外的我就是这样一直深刻地相信着她的强大。
时不时我们会隔着时差进行一些有意思的探讨,尤其是宗教哲学与艺术,包括生活中的见解感悟。如果不是她,我或许也不会有如此丰富的精神世界。
她跟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并在生活中实践运用,越发地觉得我姐了不起,她从来都是这样子厉害。
或许连我姐都不知道她自己在我心中是什么样的位置。


但这次回国,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变了。
一切便是从我见到她的眼泪开始。

并非是没见她哭过,相反,她比我能哭多了。以前她跟姐夫谈恋爱的时候没少见她哭闹过,再往前,我记得那时候我都初中了,可我爸妈一吵架她就会先“哇”地一声哭起来,吓得我爹妈都忘记要吵什么了。
她遇到压力也会哭,哭过就过,有时候还能边哭边笑。
所以以前在电话里听到爸妈跟我说姐姐哭了啥的,我其实没太当回事儿。
她这样的生活中当然有很多压力。偶尔哭一哭也很正常。而敢于哭的她,也是我所敬佩的。
但是这次回来,我觉得不一样了。
毕竟我回国才半个月,见到她哭的时候就有五六次。
我才开始向爸妈打听,她到底怎么了,怎么又哭了。

压力太大,无法平衡家庭和事业。

不出我所料的问题,却远比我想的要严重很多。
动态机械装置艺术,国内尚未生成相应的一套完整的系统,也没有能作为发展参照的成熟的艺术家。目前所做的机械都是由我爸来提供技术支持,但是我爸年龄大了不可能帮我姐一辈子,我姐也不愿意一直依靠他。但是在外面找作坊找机械工效率成本根本不成正比,更别说成立自己的团队。
姐夫闯了那么多年,事业一直没有起色,没有固定收入,自尊心又强不愿意接受我们家人的帮助。而且双方家庭有一定经济差距导致姐夫那边心态更加不对,这让我们双方现在处得十分疏远尴尬,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粉饰太平。我姐处在中间十分难做。以及我姐和姐夫以前吵架就是床头吵床尾和,现在,自从我回国到现在离开,他们俩的冷战都没有结束,甚至一直是分房睡。我姐的创作上也已经无法融入姐夫的合作。
孩子上,我姐十分强势,她就是坚定地认为自己带一定比别人带好。所以她不愿意叫保姆也不愿意给父母带,她就是倔强地要自己亲手一点点教。但是所付出的时间成本不亲眼见到你根本不会意识到有多累人。这几天我跟她朝夕相处过,看她如何陪孩子,我才真正感受到了眼泪的重量。让她离开老家这个小地方去北京专心搞艺术?或者继续读博士?两手兼顾,她办不到的。

我才知道那句“如果不是因为学佛,我早就弄死自己了😂”并不是轻松的玩笑。

我才发现这才是她面对的生活。无休止的束缚无休止的纠葛让她寸步难行,一点点时间都难以腾出。
亲情是一辈子的牵扯,家庭是一辈子的牵扯,艺术也是一辈子的牵扯。
所期望的平衡早就失衡了。
她爱惨了她的孩子。我其实可以支持我姐回归家庭,专心带孩子,那就不会有这么多纠结了。但是我怎么能相信这会是那个曾经让北京艺术圈惊叹的她所想要的。
可我又无法完全支持她放弃家庭,因为我现在不知道艺术能不能支撑她走完一辈子。
这一点说来非常让我失落,因为她亲口跟我承认她对艺术的态度与我不同,非要说她只是不愿意失去社会价值,她对艺术的追求是基于好胜心和功利心上。但是功利心也没什么不好对吧,谁还没什么功利心呢。

可我突然觉得,这不还是一个坑吗。如果连艺术都不是她确定她能真正想要的。那应该是什么。真的出家去参悟佛法吗?可就算是出家,她就能真的不后悔吗?
我才明白我妈说的,“离婚,你以为能解决什么问题?”
并不是迂腐,并不是懦弱。我们的生活无关物质,无关面子,唯心入迷津不得出而已。
没错的,心无定所,不论是再婚,单身还是出家,不论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不过都是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以麻烦解决麻烦。

“我努力辛苦了大半辈子,不就是为了我两个女儿能开心轻松地活着吗?你说你姐现在这个样子,我看到了心能不痛吗?”我爸面无表情地抽着烟,却是第一次跟我讲出这样剖心的话。


我曾以为只要我长大了,只要我的视野够广,读的书够多,就能追上她的脚步为她做些什么。

但此刻我迷茫了,我不知道还能帮她什么。

人生路的选择,如果一生无所追求无所事事,那以家为本以求生为本的话自然不会有那么多问题。可想要的的多了,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我们本就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压力。一切的一切都非生活物质所迫。
我无处可怨无处可恨,因为每一步都是我姐自己选的。我能说不值吗?不,我说不出口,我们都深刻地明白后悔最是无用,我也不愿意这么想,因为她又是真心爱着她所做的一切。
“姐,你跟我走吧,我们去纽约,逃离这里好了。”
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玩笑。但是我姐听了后又哭了。
我闭了嘴不知道该讲什么了,其实见她哭我也很想哭。

我有一次故作轻松拿着扇子不正经地跟我妈聊姐姐的问题,到最后却根本止不住声音的颤抖。
“你们根本不知道姐姐在我心中是什么样的地位。”
我是真的想带她逃离一切,我无法接受她这样承受着痛苦,龙困潜滩,身陷囹圄不得出。
她可是我的信仰啊。

人生八苦,我不知道她此时品了几种。她也很清楚自己的问题是什么,想要的太多了,家人,孩子,事业,一个都放不下,爱的太多,只能承受求而不得的煎熬。
我突然被一股巨大的绝望感所淹没,因为我知道,就算易位而处,我亦不知该如何是好。
明知拿得太多,却依旧无能为力。
我有些讨厌起佛法了。它总是能轻易引世人认清痛苦,但又有几人在认清后能真正参悟?过慧易夭,若无法看破,不如糊里糊涂过一辈子,不好吗?反正来世轮回就算堕入恶道,也记不得前世如何作死过。
姐姐有所修行尚不得悟,何况我呢。




身边的人,都在不停地给我上演一场场的痛苦。亲情的,友情的,爱情的。怕不是真的想渡我出红尘。

我姐,我朋友,我亲戚,甚至我父母,我都见过他们婚姻恋爱中如胶似漆的甜蜜日子,当年的七夕还有玫瑰花,我姐不跟我姐夫在一起的日子我姐夫一天存一颗kiss巧克力等我姐回来。
可如今所见的痛苦一样没少。
当然我知道痛苦并不是最终的结局,我朋友跟她男朋友吵得再凶,过阵子又会腻歪着给我发狗粮,我爸妈彼此满腹怨言,也有一点点的时光依旧还能笑着说话。我姐和姐夫哪怕此时还是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时间总会渐渐修复一切。
一切痛苦都会过去的,如果热情尚未被消磨殆尽,或许过几天和好心情好了一切还会甜甜蜜蜜开开心心。
然后等待下一个降临的痛苦折磨。
这就是人生的样子,所谓无常,不过也就是无休止的循环。

世情所带来的味道,我真的不太想尝试。
是的,尚未经历太多的风风雨雨,就已经失去了痛哭的勇气。
我未经历,可我见得太多了。
一个情人,就能让你失魂落魄。
一个骨肉,就能让你牵肠挂肚。
爱恨悲欢都不由己。
我厌恶这种失控,厌恶这种无休止的悲欢循环,因为它让人心显得特别愚昧无能。
我知道生活中何处都逃不开无常二字,因为人心本就是这么局限的,但是其实要的东西越少,无常的伤害就越少。

我作为一个拒婚者其实是受家人支持的。或许是因为他们所经历的苦太多太多,也不愿把我推入感情与婚姻火坑。

我并非否定家庭婚姻与感情,只是那确实不该是我所求的。我心已有所归处,不愿意再求其他。要的越少,心就越轻松。
哪怕是友情与亲情,我也更愿意相信距离产生的美好。
我不介意被说无情冷漠,因为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实,我与我生活的参与者们都不否认。

只想抓住那一点点红尘中的乐趣与痛苦过完此生。
其余的,且让我作一个无情人便好。



评论
热度 ( 325 )
  1. 前朝遗事魚與花 转载了此文字

© 以启山林 | Powered by LOFTER